第六章 酬善惩恶

2004-11-24 06:29:38 发布 | 11676字

黑暗之中,也不知风雨楼来了多少人,即使只来了三个,自己也是绝对讨不到什么甜头的!

“好汉不吃眼前亏!以后找个机会再杀左扁舟也不迟,谁也不会信左扁舟口中之话!何况他们都未看出我是谁。”如此一想,蒙面人便哈哈一笑,弹身而起,如一抹淡烟般消失于黑暗之中。

宁勿缺久悬的心这才落了地,不觉已出了一身冷汗,夜风一吹,禁不住打了冷颤。

一缕幽香扑入鼻中,少女已飘身而进,立于他的身边。

宁勿缺有些不知所措。

只听得少女笑道:“三师兄好功夫!”

宁勿缺尴尬地道:“莫取笑我。”他如此回答,倒像真是少女的三师兄了。

少女咯咯一笑,道:“我让你赶紧坐下,你为何不坐下?”

宁勿缺道:“我……一时反应不及。”

少女道:“幸好你运气不错,要不然恐怕就要伤于他的飞刀之下。”

宁勿缺听得此话,“啊”了一声,急急地取下包裹后解开来细细查看,可光线如此黯淡,又能看出什么呢?

少女奇怪地道:“你在找什么?”

宁勿缺道:“我要看看书被飞刀损坏了没有,可惜看不真切。”

少女咯咯笑道:“你能留得一命已是万幸了,还要去顾着几本破书,真是个书呆子!”

宁勿缺也不与她分辩,又把包裹系好放到背后。

却听得左扁舟道:“多谢二位出手相救。”

少女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我们是看不惯那人阴毒奸诈才出手的。”

左扁舟道:“无论如何,我的命终是你们救下的,死则死矣,并不可怕,只是我不愿意死得不明不白!若是我死了,世人岂不是又要在我身上添上一条罪名?而真正的作恶者,却仍是安然无恙!”

似乎他的心中有难平之怨气。

少女道:“天道酬善惩恶,只要不为非作歹,世间终会给人以公道的。”

左扁舟对她的话似乎并不认同,但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所以也不再与她争执,只是道:“姑娘怎能将我大师兄的声音学得那般像?”

少女从巨石之后一跃而出,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声音是假装的?”

左扁舟微微一笑,道:“我是个瞎子。”

他虽然受了重伤,却仍努力把每一句话、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明了,显然可见他是一个极为要强之人,不愿在他人面前示弱,但为了节省精力,他还是把话尽量地减短了。

这时,宁勿缺已来到少女的身边。少女轻声道:“那把飞刀呢?”

宁勿缺“啊”了一声,显得有些吃惊,道:“我扔了……姑娘还有用吗?”

少女道:“自然有用!也许我可以从飞刀上查出这蒙面人是谁。”

宁勿缺一愣,他可没有想这么远。虽然他觉得那人实在是该杀之至,但他确实没有想到还要设法把他找出来。这时听少女一说,他不由在心中暗叫声惭愧,觉得自己在很多方面反倒不如眼前这位显得有些娇嫩的少女。

当下,他赶紧道:“我这就去找来。”

少女道:“去吧……不过这蒙面人如此老奸巨猾,用的飞刀未必就是他自己的!”

宁勿缺又呆了一呆,心想:“她的心眼怎么这么多?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层的。”

不由益发佩服这女孩的聪明,便又一头钻进乱石堆中,寻找那把飞刀。

少女望着左扁舟道:“本来我是准备在你力战而竭之后再杀了你的,没想到你并不是一个该杀之人。至少,在‘洪远’镖局的镖队被劫这件事,你是无辜的,我冤枉了你,所以才会设法救你。”

左扁舟半天没有说话。

终于,他开口了,语气仍是缓慢无比,却似乎有些激动:“姑娘你是第一个在发觉冤枉了我之后能坦诚直言之人。”

少女却冷冷地道: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你倒是常被人冤枉啦。”

左扁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缓缓地道:“一失足,成千古恨。可为何却不允许失足的人更改呢?自从二十年前我做了错事之后,无论我再做什么事,做得再好,世人也不肯原谅我。虽然我看不见世间的目光,但我想象得出那些目光,全是一片冰冷!有的人想杀我,因为杀了我,他便可以成为世人的英雄大侠!有的人见了我便望风而逃,因为他们认为我是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的魔头!”

一行浊泪从他那凹陷的双目中流了出来,少女暗暗吃惊,她没有想到失明的人也会流泪!

左扁舟悲怆地道:“难道我的失明